首页 / 身边好人

愿以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15年如一日悉心照顾患病双亲

时间:2018-09-14
来源:省直文明办
分享到:

宋黎峰,男,汉族,1975年4月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父亲是军转干部,在外上班,母亲在家务农。1993年12月入伍,199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2010年转业到省委党校办公室,现任省委党校办公室秘书科科长。

2000年3月以来,宋黎峰父母先后因脑中风导致瘫痪,该同志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尽最大努力做了一些该做的事,努力让父母有一个幸福的晚年。

给父母尽可能多的陪伴

1999年8月该同志结婚,2000年3月,刚退休在家的父亲突然因为脑出血进了医院,昏迷了18天,医生说出血量太大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该同志在和母亲姐姐商量后,决定把父亲从县医院转到条件较好的市人民医院。转院后的第三天,父亲终于睁开了眼睛。在随后的一个多月中,该同志一直陪伴在父亲的床边,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在四、五个小时,睡梦中脑子里还总是恍惚着液体一滴滴落下的影像。脑出血病人在恢复阶段要渡过大脑水肿期,这个阶段由于病人颅压升高引起精神烦燥,非常不容易护理,一不小心就会使液体脱落,姐姐和母亲都拉不住他,宋黎峰24小时呆在病房里,护士要用止燥带把他的手脚绑在床上,宋黎峰怕父亲不舒服不同意,一刻不停地抓着他能活动的那只手,稍一松懈,随时都可能挨上一巴掌。每天晚上总是把他的手压在身下,一分钟一分钟数着时间熬过长夜。经过治疗,其父亲出院了,可也留下了偏瘫的后遗症,又经过三个多月的康复,终于勉强能够依靠拐仗行走了。父亲病倒,姐姐已经出嫁了,他自然成了家里了顶梁柱,当时刚毕业,只有不到一千元的工资,父亲单位财政紧张,医药费还报不到50%,父亲是党员,参加过抗美援朝、对印作战和西藏平叛,却一辈子没因个人的事向组织提过要求。我们做儿女的理解他,也尊重父亲愿望。父亲住院期间,单位派人来看望慰问,他们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要求。

2002年、2004年,其父亲脑出血两次复发,2004年做了脑外科手术,手术后父亲成为植物人,靠鼻饲进食,护理的难度非常大。那个时期,他的节假日除了值班,都要赶回家帮助妈妈照顾爸爸。直到2015年11月父亲去世。

病榻上的生日

常言说:“祸不单行”。其父亲去世两年后,2008年春节刚过,其母亲因糖尿病引发脑梗塞,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,住院的第三天,母亲的右边肢体失去了知觉,偏瘫又落在了母亲的身上。出院后,母亲的康复情况不好,要靠轮椅才能在家中活动。当时在部队上班,居住在部队院里,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,抽空就回去看看妈妈。转业后,单位离家里远,他就每天早上早些起床,给妈妈洗漱收拾吃过早饭,再把午饭做好煲在电饭煲中。周末或晚上的时间用来给妈妈洗澡和清洁卫生,从来没有因为家里的事耽误上班。

脑中风病人大脑受到损伤,再加上偏瘫行动不便在家里呆的时间长,从父亲到母亲,病后脾气都变的非常不好,一点不如意都要吵闹一番。他就利用周末的时间,带她们到黄河花园口、邙山、石人山等景区,轮椅不能走的地方,他就背着母亲行走。

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最开心的

2013年5月,其母亲的脑梗复发,这次复发造成了全身瘫痪,大小便失禁,常年借助随身尿管排尿,需要专业护理人员定时更换和冲洗尿管。他们自己照顾的条件已经不具备了,在和姐姐反复商量后,决定给母亲找一家合适的养老院。考察了平顶山市的多家养老院,虽然价格便宜一些,但条件不行,最后宋黎峰坚持让母亲住进了郑州市民政局主办的郑州市老年公寓。母亲刚住进去的时候,该同志怕她不适应,心里放心不下,经常在晚上从东郊赶到西郊,到母亲的床前坐一会,看着她静静地睡着。

一晃其母亲已经病了10年了,父母加在一起已经15年了。其母亲在老年公寓也住了将近五年了,早已经适应了那里的生活,语言功能也有明显的恢复。该同志说:“每次去看望母亲,喂她一口口吃饭,逗她说笑,引导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发音,我都感觉由衷的幸福,在她的身边,我们彼此都能有种依赖、有个依靠。”

相关链接